FrÜhling

路易斯
啥也干,主要是写段子

法兰克福城拟,人设(有参考网络资料)

“法兰克福,意为法兰克人的渡口,是位临中部莱茵河的支流美茵河下流两岸的城市。它是伟大诗人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安妮.法兰克的诞生地,同时它也是德意志国家重要的工商业、金融、交通中心,德国最大航空站。它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主要城市,在德意志古老的浪漫文化的长期熏陶下散发熏香,它也在世界第二次大战时身负重伤,但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建为现代化大城。走在法兰克福大街,你嗅闻到的是人文主义与现代化气息的交替融合的气味。这里的人都各自享有自己的生活,尤其是走在罗马广场的市政厅前,你没准能撞见一场法兰克人的婚礼,新娘新郎微笑着携手从曲棍球棒组成的拱桥下走过,姑娘们穿上花一样的裙子,男士身着西装,场面欢乐有趣,充满着幸福的奶油味;如果不是在周末,街上各式各样的店铺向人们张开了嘴,而在周末这些嘴巴全都是闭着的,没人会被搭理;热恋中的法兰克人炽烈,他们携手走过美茵河上的步行老桥,将刻有两人姓名的锁锁在铁索上,钥匙则划过一道弧线跃进河里,从此不再出现,锁再也无法解开,而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说着,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支住下巴,茶几上的咖啡就要凉了,他反应过来时立刻端起来吮了一口。他在做自我介绍,当然了,他是一个法兰克人,或者可以称他为法兰克福。
————————————————————
姓名:Charles.schneider(Charles源自查理大帝“Charles the great”,姓氏意为“裁缝”,译作“施耐德”)⑴
昵称:查理、查理茨、查理斯、理查德
宗教信仰:天主教⑵
性别:男
身高:约5英尺12英寸(180cm)
年龄:1224岁(公元794年建城)⑶骨年龄为22岁
性取向:双性恋
外貌:浅亚麻色、修剪整齐的短发稍过眉毛,较长的刘海斜着从额头上卷过,紧密发丛的右侧夹杂着一缕白发,象征着美因河。鼻梁很高(鼻头并不突出),两边是属于正统欧洲血统的深深凹陷的眼窝,里面嵌着的是一对似乎永远都炯炯有神的蓝眼睛,在光芒照射下会显得更加深邃,眼角平滑,有双眼皮。眉毛形状修长且浓密,眉骨相对明显。脸庞线条硬朗,和大多数日耳曼男性一样颧骨突出。下唇较上唇更肥厚,唇纹不太明显,嘴角时时自然地上扬,笑起来时嘴边凹出两个酒窝,笑容温和、爽朗。棱角分明的骨架构造出精致的体型,身材算不上高大,但肌肉明显,像只随时蓄势待发的野兽。
声音:声线活泼,声音中性,但说话时还是可以轻易地判断出性别。很适合歌唱的声音,强大的感染力能够惊动森林中的每一只飞鸟,像是被上帝亲吻过。曾在斜阳余晖照射的法兰克福街头卖唱,很乐于展示歌喉。
衣着:生活环境的原因一年四季的着装风格不同。春秋季喜欢穿一件黑色羊毛制高领上衣搭配灰色毛呢大衣,下身着黑色修身长裤与棕色皮鞋(虽是男性但穿衣品味很好)脖颈上挂着一枚刻有法兰克福大教堂浮雕的圆形铝片,任何时间都不肯摘下。寒性体质⑷夏季尽量避免穿会把皮肤暴露在阳光下的衣物,袖长最少也是五分袖,很少穿皮短裤。出席正规场合会换上一身黑色西装,身材能恰好地撑起布料又不显得突兀,左手佩戴劳力士手表卡住袖口,与大家不同的是脖颈处的黑色领结取代领带,有小小的雅致。
性格:
城市气质:浪漫、富有、多元化、现代化、魅力无穷,这些是这座德国第五大城市的关键词。法兰克福除了是金融中心,更是德国文化重镇,大文豪歌德(Goethe),以及安妮日记的作者安妮·法兰克(Anne Frank),都出身于此。从16世纪开始,这里被指定为选举罗马皇帝和加冕的场所,也开始了欧陆文化中心的地位。但在二战期间遭到极严重的破坏打击,修复后成为一座现代化大城。“走在法兰克福的大街上,嗅闻到的是人文主义与现代化交替融合的气味。”它不但在人文主义、浪漫文化的长期熏陶之下熠熠生辉,也在现代新文化科技的影响下崛地而起。
工作态度:完美主义者,强调精准性,注重细节并沉稳坚定,善于系统思考,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都习惯于按部就班,遵守既定的流程,行事老练,会小心地避免冲突,很少有意让矛盾产生。也有很高的责任感,因此工作一丝不苟,有极高的标准,通常也会竭尽全力保证结果的高品质,理性冷静,对于事物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诠释,通常保留自己的情绪与意见,除非有要求,否则很少公开自己的想法。但缺乏自信,需要向旁人反复确认才能够放心。
人际关系:完美主义者在人际的交流沟通方面有一套规律:其被动的行动模式使其一般情况下很难完成互动,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下,因为需要了解周身环境与自身处境后才能采取行动。并不太关注其他城市的化身,只与有经济来往的城市有好感,尤其是慕尼黑。和国家化身们很处的来,与异色相处更到位,无论是性格还是生活方式,他们甚至算是知己。
政治立场:曾在二战期间做过炮兵,现已退役,作为城市化身的同时也是一位公民,现在是一名和平者、理想主义者,没有受到战时思想的影响而是从战场上保留了一颗憧憬着美好生活的心灵。
个人喜好:浪漫之都,热爱生命,热爱自然与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放弃了探寻生命真谛的任务,仅接受当下生活的美满,未对未来生活做长远计划。喜欢动物,自己养了一条纯种棕色博美犬,起名“布隆迪”。喜欢吃一些以前没有尝过的食物,但对巧克力十分抵触,坚持认为它们油腻令人发胖。喜欢写作,会在社交论坛上发表,水平只是一般,但他坚信简单的文字背后的思想是伟大且深刻的。
⑴传说,一天拂晓,漫天大雾,查理大帝打了败仗,逃到美因河边,找不到向导,无法渡河。危急之中看见一只母鹿,朝水边走来,他注意看那鹿,果然,这只鹿涉水过河了,大军也随之过河,转危为安。为了纪念这件事,查理大帝下令在当地建筑一座城市,取名法兰克福,意思是法兰克人(日耳曼民族中的一支)的渡口。
⑵在1945年到1990年的西德,天主教占微弱多数。
⑶公元794年法兰克福作为查理大帝的行都首次载入史册。
⑷法兰克福的冬季十分寒冷,夏冬季温差大。
备注部分

置顶

      我是DP路易斯曼,“DP”为DeadPerson的缩写。你可以叫我dp,路易斯,路易……随意啦
   不混圈,养老,但喜欢的东西非常多,欧美,动漫,漫画,音乐,书籍,手写,绘画,滴胶,摄影……我对这些内容有兴趣,并希望能够找到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博客内容很杂,基本上都是上一段里提到的
       我没有雷点,但是如果和说话带很多句号和省略号的人交流会感到很不安和害怕
      没了

支持一下!

France Duchess_Natalia:


🌟约稿🌟

门牌号:1464573342

大概就是展示图这种水平,20的质量会高一些

手绘:简单线稿/彩色头像20r,复杂一些的(如图)25~30r,可以带简单背景,上色工具马克笔

板绘:线稿30r,彩图如图45~50r,会按要求带简单背景

纯文字稿/设定特别复杂的酌情加5r

我喜欢的孩子可以减

门牌号:1464573342,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MH,金丝编织的甜蜜女嗓

至今没能画完,唉痛苦人生

烟雾缭绕,缠绵慵懒的女声

他是个维京人,额头不算宽,发际线靠前,一头亚麻色的、像奶油一样柔软的头发,丛丛根系遮掩之下有他的一双眼睛——翠绿的颜色,镶在象牙白珍珠样的眼白上,又被深陷的眼窝投下的阴影遮掩住一半,显得更深沉、富有跳跃的光芒,甚至也可以在塞壬的脸上看到同样一双这样的眼睛。他的眼下还有些欧洲人脸上常见的雀斑,一直淹到下巴的位置。他的衣着非常不可理喻,如果是在其他养鹦鹉或是小马的地方出售绝对会被认为是会化作一缕青烟从国王的烟囱中徐徐飞起的柴火。但仔细看便能看出许多关卡的结合让这件衣服既能保暖又具备诸多功能,此时你又不得不感叹如果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这件服装的作者那么维京人该是怎样的一个民族,或者也可以去走过去套套近乎,年轻的小伙子一般都没什么警惕性,而且待人友好。如果成功了,恭喜你自己吧,你成为了最优秀的驯龙师、最年轻的族长——hiccup其中的一个朋友

个人私设异德具体人设

私设德/国异色人设

(说明:概念不与原作冲突,为国家拟人化;在本家未给出详细、明确的外观设定的条件下,并结合德意志人的外观与着装习惯进行描写;性格描写属于对这一角色的具体化和补充,并不影响正常交流。)


姓名:Eins.Van.Schmidt

(译作“爱因斯.施密特”)

性别:男

国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生日:公历10月3日

外貌:与人们印象中的德意志人专属格式化严谨形象相差甚远,比起一个工作狂,他似乎更应该做个模特或是电影明星:欧洲人特有的接近透明的苍白皮肤使他乍看像是从祭台上走下的雕塑;不过二十出头年轻人的模样,立体端正的五官格外标致,一头常见的发质偏卷的棕褐色绒发却拥有在白化症患者身上也很罕见的紫色眼睛,左眼下方隐约伏着一道裂缝般的伤疤,已因时间久远而变得极浅极淡;并不太专注和擅长于打造某种形象,具体表现为很少在头发上用发胶,更多时间只是简单梳理一下叫它们看起来整齐一些为好;工作日里的服饰与一般公职人员无区别,无非是西装皮鞋搭配领带,在少有的空闲时间更偏向于较为宽松舒适的服饰,具体根据季节而定。虽是男性但穿着通常很有品味;体型算不上高大倒也结实,肌肉线条流畅柔顺勾勒出完美的倒三角形身材。

讲究低调,走在大街上与看起来顺眼的男人们没什么区别,而从战场上带出来的捕猎者气味被藏进不易察觉的细微之处,微弱但不会消失。倒是又神秘了几分,或者说聪明人都向来如此。

性格:作为一个国家化身,在工作方面相当谨慎和熟练,对自己的职责心知肚明并脚踏实地地去完成,同时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很清楚什么话该在什么人面前说,一位出色外交家的嘴脸。话少但口才意外地好,很擅长隐喻暗讽,尤其是在不那么正式的场合,又“珍视时间”,不屑于在一些无聊的话题或是事情上耗费精力(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排斥例如问候的对话)。“懒惰”这一点更多体现在对待感情的态度上,甚至可以形容为麻木不堪,总是不能够及时采取措施,对于一个结果是好是坏又丝毫不放在心上;虽说对一些大道理理解得很好,但也清楚“有的话只能拿来听而不能拿来用”,到头来也是得过且过。很有见地,对事和物持有(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聊天的深度和范围够深够广了——这不像是地上的人——你会这么觉得。但无论是精神层次还是生活百态,他自始至终都属于人间、一个鲜明的角色。

私下:真正相处起来并不算难,性情甚至算得上爽朗,擅长开一些贴合话题的玩笑或是笑点诡异的冷笑话。又对分寸把握的十分巧妙,时时刻刻都给人一种近距离的“温暖”与生疏缝隙并存的感觉,扮演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角色(不是作为至交的合适人选,距离感总是无法让人放下戒心,也因为这本来就是个有些孤独的人)
自诞生以来一直探求生存的意义,但令他满意的答案始终没有出现过,而这具身体却开始厌弃没有结尾的探险。他曾一度沉沦,也因为城内外的民不聊生,但近代以来他对新事物的接受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丢弃了许多原有的落后思想用新世纪经济理论取而代之,自诩新世纪人类,带有强烈的嘲讽含义,对那些人也对自己。放弃了心中最大的疑问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值得他爱、珍惜,他编制一套程序来应付工作和生活,在表皮之下他麻木且疲惫不堪。

原有观念得到最大冲击的时刻是在ww2,战争使他成为时代的罪人。“鲜血是蔷薇眼泪是圣水死亡是人类自灵魂深处的壮歌”在劣质作家搭建起的常规思维里,他痴迷、沉醉于其中吗?——不,太假了。他近乎透支了精力在思索工作上,思考,搭建,至于最后差不多成为非典型有神论者。在 与时间与情愫的博弈中他重生,成为熠熠新星。

渴望真相的呐喊从热烈……悄无声息。

与路德维希同一时间诞生但不知为何最开始却是婴孩的状态,以至于在一站时还只及常色的胸口,但在世界经济危机到来时奇迹一般地迅速生长并强壮起来。

和家庭成员的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相比起两位阅历丰富的兄长反而更信任与自己一同成长的路德维希。对于尼克拉斯更多的是尊敬,对姑娘们倒是言听计从不敢违抗。虽然承认家庭关系但仍然觉得称他们为兄弟姐妹很不自然,认为他们更像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因此除非有要求否则不会使用名字爱称之外的称呼。

对自己的每位上司都格外尊重,二战时严格执行元首的军令来约束士兵和自己,遵循不喝酒不吸烟的原则,但在后期诺曼底登陆时军队遭受重创,自己也被美军俘虏,在他们的军营中染上烟瘾。身为国家体力自然强于一般人,当然也谈不上厉害,更多归功于常年的训练与积累。恢复速度取决于国力强弱,但最起码的疼痛不会感觉不到。

有按压手指关节的潜意识动作。

异色露独,片段1

*私设异德爱因斯.施密特
*非国设
*爱因斯大学生,维克多图书管理员设定
*露独
are you OK?

     


他们第一次见面,什么也没发生。那时是六月,也是德国最炎热的十几天。晴空万里,部分乔木正处于花期,有时整朵花坠落到水泥地上,立刻会有人驻足捡起取下最完整、颜色鲜艳的一瓣夹进笔记本;很久没下雨,所有河道的水面都下降了些许,不变的是表面浮动跳跃的鳞光。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了休假日而与工作搏斗着,对留学生们说是件好事,因为可以在莱比锡国立图书馆中借到更多的书。

      爱因斯.施密特已经几经周折去了位于莱比锡的新学校(他本是法兰克福人)当他到来时他会发现被誉为“书城”的莱比锡、诗人口中的“小巴黎”,这里是读书人的天堂。到处都是文化与古老汇合在一起的气息,甚至走进一栋建筑物就走进了比萨斜塔,在树荫下待一会儿就能听到巴赫的曲子,连走在大街上嗅闻到的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空气。所以爱因斯的第二目的地就是国立图书馆。

      一切都很顺利,规矩为国民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他在一座座书架间来回搜寻将来的医学课程可能会用到的资料,皮鞋踩在光洁地板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尽管如此他还是会为图书馆一类的公共场合禁止抽烟而感到烦躁,即使他知道尼古丁的危害性,人对于欲望总是容易产生依赖和习惯。

      过程很简单,他简单选取几本医学解剖书籍便去了柜台填写借条。这样他就不得不注意到这个看上去像是新来的的管理员:他看起来不过和自己同样年纪,白净的脸上没有胡茬,一头的黑发应该没有被它的主人仔细搭理过,胡乱堆在头上,身材高大、鼻梁高挺,他应该是个斯拉夫人。察觉到了目光,管理员先生抬起头用他那双褐色的、在灯光下泛着些红的眼睛瞟了他一眼随后递过借书证,爱因斯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摩挲纸面写过字后凹陷的部分。是来打工的留学生吗?爱因斯觉得自己不应该对别人的隐私试探太多,临走前他朝柜台望过去,看见一张立起来的印着“Victor.braginsky”的名片和管理员那张显得有些疲惫的脸。愿上帝保佑他,可怜的同龄人。